宠辱不惊

一个雨中的姑娘

猝不及防的大雨,没带伞的姑娘的雨中漫步,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。

头发沾水后,很多头发粘在一起,变成一撮一撮的呆毛。衣服淋湿后,粘着皮肤,动一下,衣服顺着皮肤移动,感觉特别不好受。

很不幸,那个姑娘穿了丝袜,丝袜很薄,雨水打在丝袜上,就像海绵打湿后黏在皮肤上,风一吹,腿好像透风似的。

不幸中也有万幸,姑娘的鞋子没有进水。

很想问姑娘为何不买伞,也为何不借伞,而是,跑一段躲一段雨。

因为姑娘害怕。

她尝试过,跟一个撑伞经过的学生说一起撑伞,可是话到了嘴巴又咽了下去。

姑娘刚下车时,雨还不是很大。依稀下雨。她想着雨不大,自己跑跑也能跑到,到时候跟家教的阿姨借把伞。而且,马路边的部分小店上也有挡雨的东西,虽然不是处处有,但跑一段,再躲一段路,也不会淋湿太多。

姑娘这样想着,也这样做了。

终于在某一家小卖部的门口停下来了。下一个遮雨的地方,在过一条桥的地方。

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反而变得更大。姑娘撩了撩自己的头发,看着自己已经有些淋湿的上衣和腿,算了算了,反正都湿了,也不差这一点。可是那座桥真的太长了,跑完后,本来不是特别湿,那可真成落汤鸡了,还要给一个学生家教呢,这样像什么样子啊。

哎,早知道刚出来的时候把伞带着了,就不用现在这么麻烦了。

跟小卖部的老板说要买伞,老板说没有伞。

那时,一个在小卖部买好东西的老奶奶买好东西,准备撑伞走了。再不借伞真的要来不及了。姑娘终于,走向前,问老奶奶去哪?老奶奶说去东湖,只顺一段路。

算了,能顺一段已经不错了。

于是,姑娘撑着伞,和老奶奶一起走了。

到分开的地方的时候,姑娘把伞还给老奶奶。姑娘打算向前面大树下狂奔的时候,看到路上有几个不撑伞的路人。


原来,雨早已停了,是姑娘自己没有发现。


当你过度在意一件事,努力去完成它,想尽办法克服你的害怕,可是你却忘了一件本质的事,天可能,很快就不下雨了。





评论

© Naro | Powered by LOFTER